检察院抗诉 [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的调查前提和对象分析]

发布时间:2019-08-29 18:29:20???来源:总结范文 ???点击:???
字号:

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的调查前提和对象分析

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的调查前提和对象分析 一、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前提 检察机关在民事抗诉中行使取证的权利,首先就要符合检察机关依法抗诉 的大前提。在没有其他条件的情形下,检察机关的权利就只能处于期待的状况下, 无法成为实实在在的权力;如果没有来源和线索, 检察机关的该项权力就形同虚 设。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 八条的规定。民事抗诉的大前提即为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率的民事判决和裁定, 修改后增加了损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调解书。这一修改既没有损害民事调解 中当事人的自愿处分原则,也保护了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当事人权益的合 法原则,同时体现了检察院机关对民事调解的法律监督。人民检察院对于已经生 效的民事判决、裁定、调解有抗诉的权力,但是否对所有满足抗诉事由的已经发 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都能引起再审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由前段所述,对民事调解的抗诉仅限于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这 两种情况,不得任意扩大。

(一)对于民事判决的抗诉限制 1.对检察机关抗诉的民事法律关系的类型作了限制。如《民事诉讼法》第 二百零二条之规定,对已经发生效力的,解除婚姻关系的案件不得申请再审。所 以,检察机关抗诉的案件类型限定在平等主体之间发生的财产关系争议类,涉及 人身关系的判决,不应包括在人民检察院抗诉的范围之内。因为这些案件客观上 已无纠正可能的案件或者如果纠正则明显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案件。

2.对判决救济方式作了限制,根据《两高若干意见》第四条的规定,民事 判决可以抗诉的不仅要求其已经发生效力,还要确定当事人确有正当理由无法在 上诉期间提起上诉。不服一审民事判决的救济方法,《民事诉讼法》规定是先行 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可由法院系统的上一级人民法院行使监督权,来保 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一审判决后当事人故意放弃上诉权而申请检察机关抗诉, 不但是当事人规避和转嫁上诉风险,而且利用国家的公权力来对抗对方当事人, 在没有上诉权穷尽的情况下行使抗诉权,显然违反公平原则,同时也浪费了再审 后又上诉的司法资源。因此,检察机关只能对已经上诉后已经生效的民事判决或者有正当理由无法在上诉期限内行使上诉权的平等主体之间发生的财产关系争 议的民事判决进行抗诉。

(二)对于民事裁定的抗诉的限制 《民诉法意见》第二百零七条确定了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企业法人 破产还债程序这三类裁定,不能申请再审。对此,有学者认为,只有驳回起诉、 不予受理、驳回管辖权异议以及驳回对生效判决和上述三种生效裁定的再审申请 的裁定,才适用民事审判监督程序,其他各种民事审判类的裁定和所有执行类执 行裁定都不适用民事审判监督程序。《两高若干意见》中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 人民法院不予再审的决定不当的,应当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人民法院 裁定驳回再审申请后,当事人又向人民检察院申诉的,人民检察院对驳回再审申 请的裁定不应当提出抗诉。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原生效判决、裁定、调解符合 抗诉条件的,应当提出抗诉。这一规定,就排除了检察机关对驳回再审申请的裁 定的抗诉权。因此,检察机关只有对不予受理、驳回起诉、驳回管辖权异议这三 种民事裁定,符合《两高若干意见》第四条的规定,才可以对生效民事裁定的行 使抗诉权。

二、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对象 关于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对象的问题,《两高若干意见》第三 条规定,在上述三种情况下,人民检察院可以向当事人或者案外人调查核实。那 么,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对象即为案件的当事人或者案外人。

当事人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当事人包括原告、被告、诉讼参与人和 诉讼参加人。诉讼参与人包括:勘验人、翻译人员、鉴定人、证人,与案情有关 的专家等。诉讼参加人包括:共同诉讼参加人、第三人、代理人。笔者认为,此 处的当事人应该为广义上的当事人。因为广义上的当事人也都是与案件的事实有 直接关系的人,对与一些比较复杂或者证据不足的案件,询问第三人,或者查阅 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有利于更全面的了解案件事实,查清案件真相,以便于 检察机关审查该案件是否符合民事抗诉的法定事由,以确定是否提起民事抗诉。

至于案外人的范围,这里案外人概念与《民书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 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所指的不同。《民事诉讼法》中提到的案外人 不是泛指除当事人以外的其他所有人,而是专指除争议法律关系以外与案件有一 定间接关系的人,其合法权益因案件的执行或审理可能受到损害的人,也就是说 与案件标的有利害相关的人,包括公民、法人以及其他组织。此类人不参与案件,但是与案件的判决或执行结果,有一定的利害关系。

《两高若干意见》中的案外人是否包括主审案件的审判人员笔者认为,审 判人员行使的是法律赋予的国家审判权,不受非法律规定而干扰。在民事抗诉中, 对审判人员的调查要有一定的限制,以避免检察权和审判权的冲突,也能保障独 立行使审判权。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款的规定,只有当拟抗诉案件 的审判人员在审理相关案时有枉法裁判、贪污受贿、徇私舞弊行为的情况,在检 察机关立案侦查期间,可以对审判人员直接进行调查。除此以外,确需要向审判 人员调查情况的,必须经审判员所在法院的院长同意,或经上级人民法院的同意, 对未经上述同意的,审判人员可以拒绝检察机关的调查。这样正当性的设置,不 但能保障独立行使审判权,也能依法保护审判人员的正当权益,同时也能有效地 制约检察权的行使不当。

检察机关要查清审查的裁判是不是符合抗诉的法定事项,就要通过调查。

支持抗诉收集的证据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即证据的合法性在再审程序中得以采纳。

人民法院对检察机关收集的证据,从程序上进行审查,对违反正当性的设置,或 在人民法院尚在审理期间,或在法院判决、裁定、调解书作出后,但尚未生效前 收集的证据,可以收集证据程序不合法在再审时不予采信,并依法驳回检察机关 的抗诉。

三、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具体方式 对于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具体方式,现行有效的法律及司法解 释都没有具体的规定,只有笼统的调查核实这一说法。笔者认为,以法条的形式 明确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具体措施是极其有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给检察机关 调查取证以明确的法律支持,并且能制约检察机关一些滥用职权,过度干预审判 的行为。

笔者认为,民事抗诉中检察机关调查取证的具体方式应该包括以下几种:
一是向法院调阅案卷。检察机关要对生效裁判,裁定的合法性进行判断, 就要对审理案卷进行全方位的审查。因为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不但收集了当事人 提供的相关证据,还罗列了法院依职权调取的证据,还包括了各种法律文书的诉 讼文书。且《办案规则》第十七条规定了除非确有必要,不应进行调查。由此可 见,调查阅卷是调查取证最常用,最基础的方式,除非确有必要的情况下,一般 仅使用这一方法就已经足够。二是向相关单位调取证据。以具体的条文确定检察机关向有关单位调查取 证的权力是极为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使那先单位及组织提供真实有效的证据, 把这种提供证据的行为升华为法定义务,这样才能保证有关单位和组织能全力配 合检察机关查明事实真相。

三是询问证人。对于那些清楚生效裁判是否公正的人,检察机关也应有向 其调查取证的权力。但在此过程中,要注意改措施不可违背检查程序的目的,其 目的主要是向了解裁判是否公正地人了解情况,可以通过询问双方争议的焦点等 方式。

四是向法官询问其判决的理由。检察机关为了进一步明确裁判的公正性, 听取原审人员陈述裁判要旨,裁判是有是很好的手段。实践中,对于审判人员的 违法行为,检察长可以授权检察院的民行部门进行调查,但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 内,且仅限于原审的审判人员。在审理本案时涉嫌贪污受贿、徇私舞弊、违法裁 判等违法情形。对于其他情形,确需要向审判人员调查情况的,必须经审判员所 在法院的院长同意,或经上级人民法院的同意,对未经上述同意的,审判人员可 以拒绝检察机关的调查,不然就有干涉审判独立的嫌疑。

五是询问有关专家学者,请他们给予专业方面的意见。由于民事案件涉及 的方面极其广泛,一些案件可能涉及一些专业问题,光靠检察人员自身的了解不 足以判断证据的真假,案件的事实,此时就需要询问相关方面的学者,在专家的 建议下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六是采取勘验、鉴定等方式。对于某些需要勘验、鉴定但却没有采取相关 措施的,检察机关可以在调查过程中找指定机关进行勘验,鉴定。对于已经进行 过勘验、鉴定的,若出现相关人员没有资质等可能影响案件判断的情况的,检察 人员就能重新勘验、鉴定。

检察机关要查清审查的裁判是不是符合抗诉的法定事项,就要通过调查。

支持抗诉收集的证据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即证据的合法性在再审程序中得以采纳。

人民法院对检察机关收集的证据,从程序上进行审查,对违反正当性的设置,或 在人民法院尚在审理期间,或在法院判决、裁定、调解书作出后,但尚未生效前 收集的证据,可以收集证据程序不合法在再审时不予采信,并依法驳回检察机关 的抗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