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的思考【民法现代化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08-29 18:33:54???来源:教师体会 ???点击:???
字号:

民法现代化的思考

民法现代化的思考 民法现代化的思考 民法现代化的思考 民法现代化的思考 精品源自教学 论文 论文关键词:法治 民法 现代化 论文摘要:法制现代化是法律文化发展的特殊历程,它表明社会法律系统由以 自然经济为基础的传统“人治型”法律价值规范,向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法治型” 价值规范的历史转型。我国即将制定的民法典中,民法的现代化问题是一项不能 不思考的重要内容。

所谓民法的现代化,是要建立一套与现代化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民法系统,以取 代过去建立在自然经济和计划经济基础上的传统民法。它不仅要求不断修改、充 实、完善我国民法,使之内容和形式都体现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适应世 界民法发展的潮流和构筑国际民商新秩序的需要,而且更应该是民法意识或民法 观念的现代化。

一、确立权利本位、私法优位的观念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传统法律文化逐渐形成了自身独特的公法文化品 格,总体上呈现出极端国家主义的公法文化,同时私法规范极度落后的特征。法制 现代化以“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为终极目标,反映了我国社会主义市 场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从一定意义上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法治经济;从 另一种意义上说,它又是一种权利经济。平等、自由、私权神圣、法律至上、权 力的制约也就成为现代法制应有的理念。显而易见,这些理念都是私法文化所固 有的特质。因此,中国法制现代化的过程也是构建中国私法文化的过程,即从公法 文化向私法文化的嬗变过程。

法律观念的变革与更新,是公法文化向私法文化转换的关键。因此要以私法 精神改造私法规范,确立私法优位,并通过它们的变革、实施来树立和强化人们的 私法观念。所谓私法优位,是认为私法较之于公法应居于优越地位。公法设立的 目的在于保障人们的私权;人们的私权神圣,非有重大的正当事由,不受限制和剥 夺。市场经济是一种交换经济,客观要求社会的经济权力不再垄断于国家手中,而 是表现为掌握在各个市场主体手中的权利,作为这种客观要求的结果,每个商品生 产者、经营者均应作为独立的经济主体,享有充分自由的权利。这种客观要求反映在法律文化上,体现为权利本位以及相应的私法优位观念的确立。权利本位要 求法律应以确认并保护个体的权利为己任,依法确认市场主体平等、独立的法律 人格,建立尊重人的价值、维护人的尊严的价值机制;依法确认和保障市场主体享 有广泛自由和权利,法律强调的应该是对个体权利的保障而不是对个体义务的强 制,注重以权利为基点的权利义务的统一。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客观上存在着两类性质不同的法律关系,一类是法律地位 平等的主体之间的关系,另一类是国家凭借公权力对市场进行干预的关系。两类 关系应分属不同性质的法律调整,因此,公法与私法的划分是市场经济本身的要求。

又由于市场经济关系本质上是一种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构成 了市场经济关系的核心和基础,这种关系客观上要求适用私法(民法)调整,以充分 贯彻私法自治原则,限制或排斥公法在这一领域的膨胀。因而我们可以说,以保护 自然人与法人等市场主体私权为己任的私法(民法)是公法以及整个法治的法律 基础,民法更是调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法。

确立私法优位的观念,还应面对我国较为完善的公法体系,应予公法私法化。

公法私法化的目标要求:一是公法目的的私法化,即公法的目的是保障私法秩序的 实现、维护公民的私法利益,而不是维护某一社会集团的统治地位。二是公法作 用的私法化,即公法的作用不仅是维护公共秩序,而且主要在于限制权力、保护权 利。三是立法和司法权受私法一般原则的限制,即立法与司法均应遵守平等、自 由、人权等私法原则。因此,私法优位同样是市场经济自身规律在法律上的体现。

为此在21世纪推进民法现代化的进程中,更应该牢固树立权利本位、私法优位的 观念、并把它贯彻于民事立法、司法之中。

二、民法形式的法典化 我国目前已具备了相当规模的私法规范,民法作为商品关系法,无论在数量上 还是在质量上都已达到一定的水准。但其系统化程度低,立法分散,法律渊源零乱, 除《民法通则》外,民事法律规范大多散见于民事单行法、行政法规、司法解释 中,至今还没有民法典,法律的形式理性欠缺。因此,民法系统化、法典化确实是一 项紧迫而深远的法制建设工程。

民法典是成文民法的最高形式,它是将大部分民法规范集中在一部立法文件 加以规定的立法方式,以条文众多、体系完备、逻辑严密为特征。各国民法典的 制定,均有其目的与理想。1804年《法国民法典》的制定,旨在建立一个自由、平 等、博爱的社会;1896年《德国民法典》的制定,旨在实现德意志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法律的理念;1898年《日本民法典》的制定,则在于废除领事裁判权和 变法维新。我国民法法典化的理想,其意义不仅在于对市民社会的静态规范(独立 的人格、平等的地位、明确的权利、稳定的财产、交易的规范等),而更应通过“守 成”与“创新”,实现一场更为深刻而广阔的社会变革,为最终实现经济的现代化和 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奠定基础和开辟道路。具体而言制订民法典的意义在于: 第一,制订一部具有中国特色、内容丰富的民法典,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市 场经济和保障国家、自然人和法人利益的迫切需要,是民法现代化的主要任务。

民法典作为全面反映理性精神的法律形式,其本身就是对理性精神和权利本位思 想的传播。颁行民法典是要以法典的形式系统全面地将自然人、法人的民事权利 法定化、明确化,从而可以为各类行政规章的制定提供依据。保障依法行政,保护 自然人、法人的合法权益;如果没有民法典,市场经济的法律体系就缺少了主干, 交易的规则就不完备,民法本身的体系就很不健全,就不能充分发挥民法调整平等 主体之间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的规范作用。

第二,民法典也将从根本上解决审判实践中依然存在的规则缺乏状态,努力保 障裁判的公正。民法典也是限制法官自由裁量,保证法官公正执法的重要步骤。

民法典可以为正确适用和解释法律提供准则。民法典为法院对行政行为进行司法 审查提供了法律依据。

第三,尤其要指出的是,民法典还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借以感召人们向往和追 求平等、自由与正义的神圣法典。《法国民法典》使启蒙思想推动的欧洲法典化 运动达到新阶段。从此,民法典及其他法典的制定不仅是统一国家法律的需要,而 且成为民族精神的体现。《德国民法典》则体现了建立自治的市民社会的愿望。

新兴资产阶级使其民法典成为规范社会私人生活的根本大法,成为私法的宪法。

民法法典化的意义与其说是它的内容和做法,不如说是它的精神和原则。民法典 不是目的,而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民法的法典化能够更好地弘扬民法精神,全面提 高全民族的民法意识,繁荣民法文化。着名的英国法律史学家亨利·梅因在考察人 类法律发达史后,曾经指出:一个国家文明的高低,看它的民法和刑法的比例就能 知道。大凡半开化的国家,民法少而刑法多;进化的国家,民法多而刑法少。这种论 断并非真理,但却蕴含着社会进步的深刻道理。民法确实以其特有的精神反映着 社会开化和进步的程度,民法是否发达是整个社会文化程度高低的重要象征。特 别是由于我国传统法律文化的公法文化的特质与现代民法观念格格不入,通过民 法典的制定、实施和宣扬,可以进一步强化民法的自主意识和平等精神,迅速提高 中华民族的民法意识,从而使民法文化得以培育和繁荣。三、民法内容的现代化 第一,民事主体制度的完善。民事主体是指参加民事法律关系、享有民事权 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当事人。作为民法主体的当事人,是商品在静态中的所有者、 在动态中的交换者。这类主体的特征就在于他们的独立性,即意志独立、财产独 立、责任自负。马克思在提及商品关系时所强调的“独立资格”、“独立的商品所 有者”等即指这一类主体。我国民事主体制度就是这些独立的主体所必备的权利 能力和行为能力等方面的规定,是商品关系当事人在法律上的反映。随着市场经 济的发展,我国民事主体的范围已经突破传统民法的框架,呈现出多元化,而《民法 通则》只明确规定了公民(自然人)和法人。民事主体制度的完善,就是要从理论上 研究和从实践上解决各种不同民事主体的资格及应有的法律地位。对自然人和法 人的民事权利做出全面的规定;确认合伙企业的独立主体地位;确认国家在特定场 合的民事主体地位。特别是重点补足关于法人设立原则、权利能力范围、法人机 关及其责任、财团法人等内容。

第二,物权制度的完善。物权法主要调整财产占有关系和归属关系,它以所有 权和其他物权制度为基本内容。民法的所有权制度是直接反映所有制关系的,但 也和商品关系有内在的联系。商品交换就其本质而言是所有权的让渡。所有权是 商品生产和交换的前提,也是商品生产和交换的结果。所有权在生产领域中的使 用消费就是商品生产,在流通领域中的运动就是商品交换,商品生产者从事生产和 交换的前提条件,就是要确认其对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保障他 们在交换中的财产所有权的正常转移。民法中的他物权如土地使用权、经营权等 也是市场经济赖以形成的重要基础和前提条件。在市场经济中,许多经济活动大 量发生在基于他人财产所有上设立的权利,都需要以他物权的形式进行调整。通 过物权法以维护市场交易秩序和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从而为市场经济实现资源 的合理配置提供法律保障。

第四,人身权制度的完善。市场经济是权利经济,不仅 要求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得到切实的保护,而且也要求其人身权利得到充分的尊 重和保护,因为享有人身权利是享有财产权利的前提,也是扞卫人的自由、独立与 尊严所必须的。传统民法欠缺人格权的规定,各国关于人格权的法律主要是由司 法发展起来的。我国《民法通则》虽然以相当的篇幅对人身权作了规定,但仍存 有不足,尚待完善。具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