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素教育管理思想的统一性的启示] 罗素思想

发布时间:2019-08-29 18:29:23???来源:贺词 ???点击:???
字号:

罗素教育管理思想的统一性的启示

罗素教育管理思想的统一性的启示 一、罗素教育管理观述评 伯特兰?罗素,作为20世纪着名的英国哲学家、数学家、 政治活动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为人们所熟知。他的教育管理 思想散见于他的许多论述中,其阐述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为了 培养自由、和谐的公民,使人们过上幸福的生活。虽然生活 在具有绅士教育传统的英国,但罗素却在20世纪初就敏锐地 发现了英国教育甚至整个西方教育管理中出现的政治化倾 向,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人的自由和幸福教育的阻碍。他认为 政治对教育的危害主要源于两种情况:第一,就是某些特殊 团体将其利益置于全人类的利益之上;第二,无论是群众中 还是在官吏中都存在对“同一性”的过分热爱。在这种思想 的指导之下,教育制度被政治化、宗教化、利益化了,制度成 为了政治的工具,成了统治阶级灌输阶级意识和阶级利益, 宗教灌输信仰和迷信的工具。“这些行为的结果便是:教育 成了阶级、宗教与国家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中的一部分。他 们不是站在学生自身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而是把学生当做生 力军――教育机器并不关心学生的利益,而是出于某种隐秘 的政治目的。”[1](P.106)与指导思想上的政治化相适应的 便是教育管理体制的“组织化”。在一个越来越有组织的世 界中,人成了组织的附属物,组织与事物本身产生了分离。对 占据某个组织权利位置的人来说,要求他掌握的仅仅是执行 和管理的能力与技巧。但是他的“技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需要或者依赖于与管理的事物有关的专门知识。罗 素认为,这样的管理就使得组织所处理的各种事情本身之间 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在最高位上,处理这种事情所需要的技 巧都是一样的。“于是便发生了这样的事,即随着组织的扩 大,那些掌权的重要职位将愈来愈经常地被这些人所掌握, 他们并不是十分清楚地了解他们所管理的工作的本身的目 的。”[1](P.110)在教育领域,这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教育 的管理者往往只从组织的角度来思考,自然而然地把管理看 作是最光荣和最困难的工作,他们注重的是管理式的工作而 不是教学式的工作,并通过规则和分配赞美的方式,鼓励教 师热爱管理而非热爱教学;二是教师也往往“只是欣赏这个 具有权利和很容易获得优越感的职位……现代化的效率系 统越来越倾向于支持那些管理学生而不是教学生的人” [1](P.108)。可见,这两方面的后果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罗素在他的着作中还激烈地批判了教育管理的“同一性”倾 向。多样化本是人类,特别是儿童的天性,因此对于儿童的教 育应该是多样化的,但在现实的教育管理中,人们却喜欢“用 管理的眼光来得出一个精确地答案”。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管 理者对分类法和数字的热爱,他们会努力寻找某种这世界上 根本不存在的达到精确的方法,然后对孩子们按年龄、性别、 民族、宗教进行分类企图把孩子们都培养成为他们理想中的 那一种类型,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同一化趋势的增强,世界越 来越缺少个性。由以上论述可知,罗素对教育管理的分析是细致而入微的,从根本上抓住了20世纪初西方教育管理中的 问题。罗素的教育管理思想是开放而自由的,他对宗教、政 治等意识形态对教育产生的危害进行了深入而富有建设性 的批判,但需要注意的是,他提倡的并不是一个完全无条件 的自由教育。罗素的自由教育继承了历史上自由教育的进步 性,同时也吸取了传统教育的精华,形成了具体辩证色彩的 精神实质,具体体现在既尊重个性自由又强调宽以待人,既 重视自由又强调一定的纪律性。这从他对卢梭主义的批判中 可见一斑,他认为卢梭的思想“过分个人主义了,过分的漠视 知识的重要性。我们生活在需要合作的社会中,期望着自发 的冲动能产生所有必要的合作有点儿乌托邦气息” [2](P.169)。他说:“我们需要的,既不是驯服,也不是反叛, 而是友善的性情以及对人对思想的友好态度。”[2](P.170) 在这个意义上,罗素一方面看到了高等教育管理在现代社会 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又对高等教育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他的思想更适合于我国当下的高等教育管理者去学习。

二、我国当下高等教育管理观之启示 高等教育管理的本质是使学生通过高等教育发挥出自 己本性所具有的能力,即柏拉图所说的“基于心灵的教育”。

换句话说,一切基于外在目的的管理观念都是毫无意义的。

从罗素的思想出发,笔者拟从三方面对我国的高等教育管理 观提出反思与建议。

1.树立开放的高等教育管理观。我国的高教系统就像我国传统的家庭,是一个自足而自治的社会,自己管理着自己 的孩子,外人无权过问。这种封闭的、外界监督机制严重缺 乏的管理体系,导致的结果当然就是盲目的自负,错误无法 及时改正,满足于教条,循规蹈矩。更要命的是,封闭性还容 易导致权利崇拜和官僚化,使那些从事管理工作的人比从事 教学工作的人得到了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薪水。开放的高等 教育管理者应掌握罗素所说的高等教育的专业知识,从高等 教育的本质出发来进行管理,而不仅仅是“为了管理而管 理”;同样,开放的高等教育政策的制定也需从高等教育的本 质和学生的本性出发,多些积极性的政策,多些“要做什么, 应该做什么,能做什么”鼓励性权利和政策,而少些注重细枝 末节的、“不能做什么”的消极政策。

2.树立“扁平化”的教育管理观,扩大高校的办学自主 权。罗素认为:“正是出于对实践精神的增长的希望,我们应 该学会忍受这个科学化的国度里的漏洞和例外。没有漏洞和 例外,将几乎不会有进步和充分而多样的发展。”[1](P.111) 而反观我国的高等教育管理则是一个“堵漏”式的管理,管 理的目的是实现全国的统一、步调一致,不允许有任何的漏 洞和例外,当然也必然扼杀了高等教育的多样性。我国高等 教育管理的权力系统就像一个高耸的金字塔,处于塔尖的是 中央一级的教育管理部门,它们掌握着大部分的管理权力, 并负责监督权利的执行。而位于底部的高等学校,它们作为 高等教育的真正主体,高等教育最熟悉的执行者,虽然近年来办学自主权在不断扩大,但仍然受限颇多,自主管理的积 极性没有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提倡管理权力的“扁平化”, 即要求管理权力的下移并延展,给广大的高等学校主体以真 正的、能对自己负责的管理权利,并允许、鼓励它们进行各 种采用新方法的实验。这也是罗素所指出的“移交权利”, 要使教育“更地方组织化”。

3.树立“促进学生自由发展”的教育管理观。罗素说: “一种过分强调权力的教育使学生变为可怕的暴君,在言行 上都无力主张和容忍创新。对教育产生的影响更是糟糕:他 们倾向成为施虐狂式的训练者,乐于引发恐惧,别无他求。” [2](P.170)而我国高等教育管理在对待学生方面走入了误 区:一方面“遗忘了学生”,另一方面又给予了学生太多的约 束。教育政策的制订者和教育管理的官员们对学生缺乏充分 的了解,他们只是单纯地从管理的角度来进行管理,一切的 事情只是为了简单、稳定、效率、顺利,管理纯粹成为了一 种他们任意把玩的“艺术”。而恰恰高等教育本身是复杂、 多变、需要很多的时间去细细斟酌、经常还会反复的活动, 如果只是置身于事外,用简单思维来指手划脚,导致的结果 必定是要么管理无效,要么教育无效。再看看我们的大学生, 在学校必须遵守作为一名学生身份的各种规章制度,在校外 又要完全履行作为一名公民的所有责任,他们已不是凡人, 而是结合了所有压力和束缚的“学生”,是最不自由的“特 殊人”。其实学生是需要保护的,正像中世纪大学的产生就是为了保护学生的学习自由一样,我们今天的大学也应该赋 予学生更多的自由而非束缚,即高等教育管理应为学生开 辟出更大的空间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