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权的立法思考(3)刑法论文(1)】刑法立法解释

发布时间:2019-08-29 18:36:13???来源:个人总结 ???点击:???
字号:

沉默权的立法思考(3)刑法论文(1)

沉默权的立法思考(3)刑法论文(1) 第四,沉默权制度是实现控辩双方地位平等、实施控辩式庭审模式的重要 条件。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建立了控辩式的庭审模式,公诉人从居高临下的 地位回到与被控方平等的地位,法官居中裁判,被告人在被法院定罪之前与控诉方 处于一种平等的地位。既然是控辩式的庭审模式,就意味着诉讼中控辩双方的对 等性,公诉方当然不得强迫受控诉一方协助自己追究其刑事责任,否则就不会有平 等与公平。但是在实际的刑事诉讼中仍带有浓厚的纠问式色彩,诉讼的双方却是 不平等的,这与没有规定沉默权和要求被诉方“如实回答”的义务有关。被告处于 被纠问和如实陈述的地位,何来平等的控辩式。与拥有国家强制力作后盾的公安、 检察和法院相比,对实际处于弱势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赋予其沉默权,平衡控辩 审三方地位,也体现了司法制度中的人道精神。第五,沉默权制度有助于抑制刑讯 逼供的违法行为,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人身权利。制止刑讯逼供是沉默权 在刑诉程序上的反映,虽然《刑事诉讼法》规定了“不轻信口供”和“严禁刑讯逼供 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的规定,但囿于司法队伍的 素质、侦破技术和手段的落后及办案经费的匮乏,侦破工作往往重口供、不重其 他证据,或由口供引发其他证据。因此,刑讯逼供获取口供的现象一直是司法领域 的顽疾,长期禁而不绝,再加上《刑事诉讼法》第93条“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讯 问,应当如实回答”的规定,既然法律要求犯罪嫌疑人承担如实陈述的义务,其反面 的影响就可能造成甚至纵容违法审讯,想尽一切办法去获取口供,难免刑讯逼供, 侵犯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刑事诉讼法》第93条规定如实陈述的义务不仅与沉默 权相悖,而且司法实践中由于侦查人员对犯罪嫌疑人是否“如实回答”的主观判断 的随意性,因此诱供、逼供的情况并非很偶然。虽然沉默权的确定并不能全然遏 制刑讯逼供的恶疾,但免除犯罪嫌疑人如实陈述的义务,从制度上有助于抑制并消 除警察暴力,免除因不“如实回答”而可能产生的刑讯逼供、冤假错案的恶果。培 根说过:“因为一次犯罪污染的只是水流,而一次错判污染的却是水源。”铲除“毒 树”的生长根源,其重要性更甚于踢除“毒树之果”。沉默权目前在中国虽然还是一 项比较奢侈的权利,但建立它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实际上,沉默权已经开始进入 中国。中国正式签署加入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联合国少 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从法理上讲,这些国际条约虽然不属于我国国内法的 范畴,但也属于我国的法律渊源,具有与国内法同等的法律效力,对我国的国家机 关和公民具有法律效力。四、沉默权的限制任何一项制度都不是尽善尽美的,沉 默权制度也有其自身的缺陷,其科学性尚需研究。在沉默权规则之下,如犯罪嫌疑 人、被告人不愿供述而始终沉默,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指控和定罪的效率,尤其是当沉默权被滥用时,其造成的效率损失更是十分严重;而且,当事人行使沉默权也 有可能存在非法目的,如在一些恐怖主义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毒品犯罪 案件中,沉默权的行使会帮助罪犯逃避法律的制裁,导致更大的不公正,因此有些 学者认为实行沉默权弊大于利。另外,有些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享有沉默权并滥用 之,“打死我也不说”,案件就无从侦破。因此,我国在确立沉默权制度的同时,也 有必要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针对我国现实状况,考虑到公共安全,我们认 为应将以下几种犯罪作为例外情况而限制沉默权的行使。(一)贪污、贿赂犯罪。

此类犯罪主体多为党政官员,掌握着处理公务的权力,基于这些权力,他们在社会 上处于优势地位。要求这类人承担与其权力相适应的职责之外的更多义务也是合 理的,这种义务包括廉洁义务,即要求其因贪污贿赂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时,不享有 沉默权,必须说出事情的真相。实践中,这类犯罪主体都是有职权的人物,大都具有 一定的文化程度和令人羡慕的职业、职务或社会地位,活动范围广,活动能力强, 社会关系网多,作案前有准备,作案后有对策,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常干扰侦查活 动。他们往往使权钱交易发生在合法执行公务中,使侦查取证难。基于此,有学者 认为贪污贿赂犯罪应成为拒绝强迫自证其罪原则的例外,且其回答义务可以延至 审判阶段。否则,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或伪证罪或拒不作证罪被处罚。(二)有组 织团伙犯罪。有组织团伙犯罪具有人数多、组织严密、结构稳定、管理规范、危 害性大等特点,有的甚至直接危及到国家政权,因此,各国对有组织团伙犯罪都采 取特殊的刑事政策。“二战”后许多国家认为,轻刑化倾向“不宜适用于对黑社会组 织活动的处 置”。因此,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可以规定证人特别是黑社会性 质组织中的共犯和知情者的如实作证的义务,拒绝作证的应予处罚。但此例外情 况应结合法律化后的“坦白从宽”规则及证人保护制度来实行。(三)公共安全及抢 救犯罪。对不立即讯问并获取供述就可能造成公共安全重大危害的,犯罪嫌疑人 不立即提供受害人所在场所就可能危及被害人安全的犯罪嫌疑人不享有沉默权。

这类案件包括危险品下落不明的投毒、枪支弹药、爆炸品犯罪;能引起一系列伤 害事件的政治谋杀犯罪;可以导被害人死亡的绑架犯罪等。以上例外情况的沉默 权合理限制使用前提必须是发现了有关人员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相应证据。这个 证据并不要达到定罪或起诉标准,只要能引起“常人的怀疑”就可以。对于出现例 外情况,如果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拒绝合作,那么他的沉默权应作为对其不利的推 断,其沉默行为本身应被刑法处置。只有进行了这些合理限制,沉默权在中国才可 以在不给社会造成较大冲击的情况下得到推行。五、结论综上所述,沉默权在被 告人的权利体系中,处于基础性的地位,是一种优先于其它权利的权利,是其它权 利的基础和保障,没有沉默权,其它权利将无法实现或者无法充分的实现,没有沉 默权的权利体系是不完备的权利体系。所以,沉默权是被告人不可缺少的诉讼权利,只有规定沉默权,才能真正体现出现代诉讼理念中的公平、正义,即公正。笔 者相信,随着我国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对人权保护的进一步重视,在不久的将 来我国的法律上也会出现沉默权,当然,这中间会出现许多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因 为怕失误而拒绝尝试和努力。只要结合中国国情,吸取古今中外有关沉默权原则 的合理因素和科学方法,相信我国有限制的沉默权规则会发挥积极作用的。我国 的法律制度也将日益完善,赋予犯罪嫌疑人的沉默权,不再是奢侈品,而是司法 文明的体现。德国法学家耶林说得好,“世界上的一切法都是经过斗争得来的。所 有重要的法规首先必须从其否定者手中夺取。不管是国民的权利,还是个人的权 利,大凡一切权利的前提就在于时刻准备着去主张权利。”(1)参考书目:夏继松:
《试论沉默权制度在我国的限制适用》,载《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9年第 1期第2卷。戎百全:《论沉默权及其法价值》,载《浙江万里学院学报》2009 年3月第16卷第1期。刘金友主编:《证据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梁慧星主编:《为权利而斗争》,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

中国政法大学 法 学院